這群“芯片青年”是國產CPU研發主力軍 平均年齡32歲

  智造中國“爭氣芯”的“芯片青年”

  【解碼“新動力人群”】

  眼前,這枚兩個指甲蓋大小的中央處理器(CPU),每秒鐘可完成浮點運算5880億次。這個小小的芯片上排布了幾十億個晶體管,也凝聚了天津飛騰嵌入式CPU研發團隊62名隊員400多個日夜的心血。

  天津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這支明星團隊,承擔著國產飛騰系列嵌入式和桌面處理器研發的科研任務,活躍在尖端技術一線。平均年齡32歲,他們已是國產CPU研發的主力軍。

  不久前,這群“芯片青年”榮獲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

  1.“每一行代碼都是自己寫的”

  “CPU在所有信息系統中所起的作用,相當于大腦對人類的作用。”在公司會議室,天津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嵌入式研發部副總監馬卓為記者做了最基本的“科普”。

  20世紀末,第一代飛騰團隊扛起了芯片研發的重任。1980年出生的馬卓追憶起前人創造的歷史,那種“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的精神依舊讓他感動。“沒有任何技術資料,沒有計算機輔助軟件支持,上百名工程技術人員沒日沒夜,從一個一個的晶體管開始,全憑螞蟻啃骨頭的精神啃下了這個‘硬骨頭’。”

  20年間,技術斗轉星移。最近兩年一連串的貿易摩擦事件讓國人越發意識到了芯片的重要性,“買不來的核心技術”只能靠自己。五花八門的應用背后,必須要有“中國芯”。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說:“目前中國網信領域總體技術和產業水平在世界上居第二位,僅次于美國。其中,在電商、移動支付、人工智能、大數據方面的新興技術是‘長板’;而相應地,芯片設計、芯片制造和基礎軟件研發則是我國的‘短板’。”

  “更重要的風險,是安全風險。”倪光南認為眼下中國信息化對外依存度太高。而CPU是信息系統的安全基石。如果CPU做不到可控、安全,信息系統便猶如沙礫上的大廈,隨時有傾覆的危險。

  馬卓說:“我們的研發團隊全部本土化,飛騰CPU的內核源代碼每一行都是我們自己寫的,這從根本上保證了CPU的完全可控。可控是方式,安全是目標,是絕對不能逾越的底線。飛騰CPU在安全方面,一直走在國產CPU產品最前列,我們實現了國內第一個CPU安全可信框架,并在多款芯片中得到了驗證。”

  2.與國際先進水平比肩

  從上大學開始,馬卓就與同學張明熱衷“搗鼓”芯片,“一搗鼓”就從清瘦的毛頭小伙子“搗鼓”成大腹便便的中年人。2018年,馬卓和張明毅然從高校離職,一起進入天津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他倆見證了飛騰團隊規模從最初的十幾人發展到如今500多人的全過程,見證了國產芯片行業單芯片規模從幾十萬晶體管發展到幾百億晶體管的全過程,見證了飛騰芯片的制程工藝從0.35微米發展到16納米的全過程,見證了飛騰從一款產品到形成完整涵蓋服務器、桌面和筆記本、嵌入式的高性能CPU產品線的全過程。

  截至2020年4月,飛騰的系列CPU產品,累計銷售超過50萬片。在全球經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的情況下,他們的出貨量依然保持著翻番的勢頭。飛騰聯合1000余家國產軟硬件企業構建了以飛騰CPU為核心的全自主信息系統生態,為黨政辦公系統、基礎設施關鍵行業信息系統、云計算與大數據平臺、工業控制系統等多個領域提供了全面的國產化解決方案。

  在提及國產信息系統發展困境時,倪光南院士曾表示:“現在很多問題不在于技術,而是市場,應該大力支持并推廣國產創新技術,堅持把短板彌補上去。”

  在國產CPU研發領域,飛騰曾經用十幾年時間走完了國外研發團隊幾十年才走完的路,而今天的年輕人,頂著“摩爾定律”的壓力,要用更快的產品迭代速度才能夠在短時間內把國產CPU水平推上一個新臺階,達到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肩的高度。

  2018年年初,一款名為FT-2000/4的桌面用處理器芯片被緊急立項。這是一個完全沒有國外技術資料可作參考的空白領域,而且項目要求技術指標在國際同類產品中居于前列,研制難度可想而知。

  “做這個設計我們一共用了一年多時間,400多個日日夜夜。為了盡快完成任務,大家放棄了周末,放棄了國慶長假,放棄了新年假期,放棄了春節與家人團聚,每天的午餐和晚餐都在辦公桌上解決,吃飯的同時還能抓緊多分析幾組數據。”馬卓介紹,那段時間團隊很多人經常凌晨兩三點甚至四點才下班,早上八九點又返回公司繼續上班。

  馬卓評價這支團隊是“鋼鐵精英”,工作銜接精準高效。如同接力賽道上的選手,當前一個子任務接近完成的時候,下一棒的設計師已經做好準備起跑。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飛騰嵌入式CPU研發團隊以一種前所未有的“中國速度”完成了這顆全壽命用量在百萬顆級別的高端桌面微處理器的設計。

  3.堅守信念,矢志報國

  比起很多IT企業用高薪激勵團隊的方法,飛騰這支“鋼鐵精英”的組成卻充滿了戲劇性:有以八成的薪水挖來的美國芯片公司的骨干工程師,有放棄一線城市工作機會的名校畢業生,還有充滿團隊意識的不同專業畢業生。

  35歲的田金峰是這個團隊的研發部副經理,他是從一家美國公司跳槽到飛騰的。他坦言,目前自己的薪水只有之前公司的八成。“在原來的公司,一個人就是一個螺絲釘,我在自己負責的板塊一干就是好幾年,可能做得很深很精,但沒有機會了解全況。在飛騰可以根據項目情況和個人興趣合理規劃職業發展,發揮個人最大價值。”

  飛騰的薪金水平在同類公司中,競爭力不突出。但親身經歷FT-2000/4的研發,這讓田金峰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成就感。

  山西姑娘宋佳利,2016年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說話時臉上一直掛著甜甜的笑,在這個以理工男為主的團隊里,她像股清流。同時她所學的專業是材料科學,在這個以集成電路和計算機方向為主的團隊里也是另類。“雖然飛騰當時給出的薪金不是最高的,但我覺得飛騰公司科學技術背景好,會讓我有更多的成長。”她說。

  入職后,宋佳利作為新人,開始了半年期的培訓學習。因為是跨學科,所有的知識幾乎要重新學,看書本、找文獻、請教公司里其他專業精英。讓宋佳利沒有想到的是,她這樣專業不對口的員工也可以進到公司的核心研發團隊里工作。這讓她有了更多的動力。

  飛騰公司不提倡加班,也沒有加班工資。但一年幾乎所有的夜晚,辦公樓都亮著燈,似乎永遠有人在加班。

  “芯片研發是一個合作工作,因為個人原因而影響整個團隊的進度,內心是很煎熬的。當然會黑著眼圈加班呀。”宋佳利笑著對記者說。

  沒有學術權威,只有數據權威,不唯資歷論,用工作結果證明自己。開放平等的工作氛圍,給了年輕人更多的信心和動力。

  愛國、團結、拼搏……一組組代碼背后是一張張年輕的臉,一顆顆跳動的心。張明認為:“信念比專業更重要,態度比能力更重要。青年可以成長到多高的高度,取決于他的價值觀和精神追求。過去科技界前輩的志向是造‘爭氣機’,而飛騰團隊青年人才的志向是為國家造‘爭氣芯’。”

  2020年4月28日,第二十四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評選結果公布,這個團隊的最新榮譽是“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

  (本報記者 劉茜 陳建強)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开心捕鱼大战话费 靠谱的理财平台排行 北京pk10哪种最稳 上海十一选五奖金规则 七星彩杀号定胆 东方6加1走势图大中小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3d试机号开奖查询 极速赛车走势技巧 3d选号过滤器 山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正版来料平特一肖 正规期货配资 股票融资费用_杨方配资开户 江西快3官网 美国货币基金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奖金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