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途中的陪伴 ——北澗河記憶

  澗河、借河、濺河,提起北澗河,在河邊居住了60多年的王良大爺,一口氣說了三個名字。.每個名字都有傳說。過去因為環境差,再加上北郊方言,當地人一般都把她稱為‘濺河’,但讀作‘借河’。”經過綜合治理,北澗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臭水溝變成了景觀帶。.如今,已經沒人把她稱作‘濺河’了,大家更愿意叫她‘北澗河’,有的人還要特意在前面加上‘美麗’‘漂亮’等形容詞。”

  .我”的傳說

  .我”的名字其實是澗河,人們為了和榆次的那條澗河區分,.我”通常又被稱為北澗河。

  關于.我”名字的來歷有好幾個傳說。相傳很久以前,.我”的水量非常大。有一年,一名來自南方的老人拿著一個小水壺,來到.我”身邊,想借一壺水。當地人指著.我”說:.這條河的水這么多,你隨便用吧。”只見老人將水壺伸入河中灌水,不一會兒河床就干了,而水壺只裝了多半壺。老人哈哈一笑,飄然而去,從那以后,.我”就成為一條季節性河流,老人們說是老神仙將水借到了南方,所以稱.我”為.借河”。直到清朝年間,才取諧音,改名為.澗河”。

  還有一個傳說。.我”過去不僅水流大,而且水質好,兩岸居民都靠.我”生活。有一天,一個來歷不明的人來到.我”的源頭,將看守水源的金魚釣走了。從此,.我”日漸干涸,水質也不好了,遂被人們稱為.濺河”,隨后改名為.澗河”。

  無論哪個傳說,過去.我”都是一條名副其實的河流,水大且清澈。但隨著周邊環境的破壞,.我”不僅成為了季節性河流,而且還逐漸變作一條臭水溝。河道內雜草叢生,各種垃圾隨處可見,淤泥、垃圾、污水散發的臭味,熏得.我”都快窒息了。 太原動物園是.我”的好鄰居。對一個公園來說,依山傍水本是一件令人驕傲的事,但沒想到.我”卻成了人家門口的一塊.傷疤”。每天散發臭味不說,河邊道路還破爛不堪,游客來了怨聲載道,.我”都不好意思和.鄰居”打招呼,總感覺低人一頭。2017年,.我”迎來了曙光,經過疏浚河道、修建快速路、美化周邊環境等一系列生態治理工程,.我”終于能昂首挺胸,和太原動物園、臥虎山路、北中環街等.鄰居”愉快地聊天了。

  上學路囧事

  .北澗河是我的好朋友,陪我走了多年的上學路。看著她如今變得這么漂亮,我非常高興。”5月23日一大早,住在北澗河南側育才苑小區的李劍騎上自行車,沿著北澗河朝東山進發,鍛煉身體之余,又回想起了20多年前上學路上的那些趣事。

  .我當時住在耐火宿舍,在太鋼二中上學,要沿著北澗河河道騎行大約1公里。每天上下學4趟,就是4公里。”李劍說。當時河道兩旁雖然有路,但大部分都是土路,用.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來形容絕不為過。

  特別是在夏天,因衣著單薄,每天晚上回家后都要立即洗腳和小腿,不然腿上附著的一層塵土遠遠看上去就像文身一樣。若到了雨雪天,路面上大量的浮土遇水成了厚厚的泥,若騎車技術不佳,只能步行上學,要不摔上一跤,就會變成泥人。

  .我對澗河鐵道橋旁邊那段澗河路的記憶最深,因為那里真是太難走了!”李劍說。當時的澗河路不寬,路面下也沒有任何排水設施,澗河路在澗河鐵道橋南邊和北澗河河道十字相交,那段路既是車走的路,也是水流的河道。不下雨時,路面上就有一米多寬發黃的臭水,中間還擺著幾個磚塊,供行人通過。

  遇到下雨天,路面上的水流立刻變寬變深。.膽子大的男生,騎著自行車快速通過,有時水深,看不清楚碰到磚塊,車前輪一時失去平衡就會摔倒在臭水里。膽子小的女生只能抬著自行車上鐵道橋,借道通行。”李劍說。

  要是遇到了大雨和暴雨,就連汽車也不敢過,洶涌的洪水從上游傾瀉而下,有時里面還會夾雜著家具和牲口。等到雨停,路邊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淤泥,更是難走了。 如今,經過改造,河道兩旁的土路變成了快速路,澗河路和北澗河河道交叉口的問題也解決了,北澗河快速路和北中環街.雙龍纏繞”成為一個地標,北澗河沿線的多個交通擁堵節點也通暢了。

  大壩進化記

  杏花嶺區有不少以澗河為名的地方,其中最有名的要數中澗河鄉的中澗河社區。北澗河河道由東至西從中澗河社區通過,社區居民的居住地主要集中在河道北岸。71歲的閆海壽已在中澗河社區居住了58年。他說,過去北澗河北岸由東向西共有7個自然村,分別為羅家灣、張圪勞、河灣、棗林、三家店、劉家街、鄭家崖。清朝初年,為便于管理,7個村合并成了東、中、西澗河3個村。目前,中澗河鄉只有中澗河和東澗河社區了,原先的西澗河已并入中澗河社區。

  .我剛來那會兒,不少人住在北澗河的北岸。為抵抗夏天的洪水,那時在河道北側已有土壩了,但河上沒有橋,人們過河要先下河道。”閆海壽說,大約在1971年,為方便村民過河,當時的中澗河村修建了第一座橋,隨后又陸續修建了好幾座。

  土壩經常被水沖壞,需要不斷維修,上世紀80年代后期,中澗河村在中澗河段開始修建石頭壩。2000年后,相關部門開始在北澗河沿岸系統修建堤壩。

  在2017年北澗河治理中,為保證河道周邊居民的安全,整條河道全部新建了鋼筋混凝土大堤。大堤深埋河道底部,高度為七八米,厚度約七八十厘米,成為一道堅不可摧的銅墻鐵壁。

  大壩堅固了,環境變好了,沿河居民的觀念也在不斷轉變。.鄉親們幾十年的亂傾亂倒壞習慣,只用了不到一年就都改掉了。看著家門口這么優美的環境,大家都不好意思再破壞了,文明素質也在不斷提升。”閆海壽說。 

(轉載自太原新聞網)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山西華聲推薦

开心捕鱼大战话费 今日美股最新行情走势 幸运农场号码怎么组合 幸运飞艇骗局揭秘 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 北京pk10冠军选号技巧 蓝月亮精选料天天好彩 香港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fg美人捕鱼技巧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今天 全屏炸弹手机捕鱼换现金 手机上炒股开户可靠吗 星悦麻将合法吗 河南222选5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走势图 申城棋牌网官方网站? 河南体彩快赢481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