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昊生物:優得清低價出讓給實控人關聯企業 公告卻稱非關聯

  2019年,冠昊生物凈利潤與扣非凈利潤均創歷史新低。冠昊生物2019年業績大幅下滑的背后,是成本與費用的高企。成本高企是企業對外部供應商管控力度較弱,費用高企則是企業內部管理不得當引起。雙重拖累之下,即使市場規模再大,也難以為繼。

  市場對新實控人張永明夫婦的期待也逐漸降溫。實際上,和訊網此前曾對冠昊生物注資廣州優得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得清”)質疑過,優得清創始股東均為冠昊生物員工,而冠昊生物的相關公告從未公示過二者之間的關聯。

  2019年8月22日,冠昊生物公告稱,將所持有優得清20%股份以2600萬元出讓給西藏鑫溢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鑫溢”),并表明此次交易并非關聯交易。

  和訊網梳理冠昊生物實控人張永明、林玲夫婦與西藏鑫溢的關系發現,西藏鑫溢與張永明夫婦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

  優得清—冠昊生物巨資投入員工創辦企業

  2018年8月,張永明相繼成為奧特佳與冠昊生物的實控人。

  曾經被冠昊生物給予厚望的珠海市祥樂醫療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珠海祥樂”)與優得清,2019年業績均大幅下滑。

  2019年8月22日,冠昊生物發布公告稱,由于人工角膜項目拓展緩慢,擬2,600萬元轉讓優得清20%股權,受讓方為西藏鑫溢,轉讓后,冠昊生物持有優得清29.33%股權。

  2019年,冠昊生物對優得清投資虧損718萬元,2019年權益法對應投資收益-718萬元,當期計提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5,506萬元。

  和訊網此前報道曾提及,冠昊生物累計3次對優得清進行增資,對應估值分別為0.625億、1.73億、2.25億,合計耗資7,600萬元,持有優得清49.33%股權,平均估值為1.54億。

  此次優得清轉讓,對應估值為1.3億。

  正如此前和訊網報道,優得清創始股東謝麗君2017年已完全從優得清退出,謝麗君的另一重要身份為冠昊生物冠昊生物控股股東廣東知光生物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員工,且在冠昊生物上市前持有0.43%股權。

  這不免令市場猜測,優得清的投資與創始股東股權出讓或是冠昊生物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的工具。

  此次低價接手優得清20%股權的西藏鑫溢,成立于2015年,注冊資本3000萬元,法人肖傳洋持有100%股份,實繳出資額1,000萬元,實繳出資日為2019年1月21日。

  截止目前,西藏鑫溢并無其他對外投資。

  肖傳洋作為西藏鑫溢唯一股東,也無其他對外投資。

  西藏鑫溢與奧特佳及張永明的前世今生

  據天眼查,2019年,西藏鑫溢因民間借貸將江蘇帝奧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帝奧控股)告上法庭。

  帝奧控股,截止目前持有奧特佳13.14%股權。

  2018年10月9日,奧特佳曾發布公告稱,帝奧控股和王進飛通過偽造奧特佳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印鑒的方式,在奧特佳未履行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程序的情況下,以奧特佳的名義為帝奧控股和王進飛相關民間借款提供違規擔保,涉及金額7.44億元,占奧特佳2017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14.34%。

  2019年6月4日,深交所發布公告—關于對江蘇帝奧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王進飛給予公開譴責處分的公告,對江蘇帝奧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對王進飛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如果說西藏鑫溢與張永明無關聯關系似乎說不過去,畢竟奧特佳很難繞開。

  西藏鑫溢&金美林投資—李強是張永明內部關聯的紐帶

  西藏鑫溢監事為李強,曾是北京金美林投資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美林投資”)的股東之一。

  金美林投資,成立于2000年4月12日,初始股東為張永明、林玲夫婦。2012年張永明持股80%,林玲持股20%;2012年8月17日,張永明、林玲夫婦退出投資,由何莉、馬婷接盤,何莉持股比例60%,馬婷持股40%。

  法人也由張永明更換為何莉,馬婷為監事。

  2014年11月4日,馬婷所持股份轉讓給李強,監事由馬婷更換為李強。

  2017年4月6日,田紅軍作為新增股東入股,金美林投資注冊資本由500萬元增至1,500萬元。

  2018年1月24日,股東李強退出,受讓方為張永俠。

  不足1月,2018年2月11日,張永俠再次退出,由北京天佑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天佑”)接手,北京天佑為張永明、林玲夫婦100%控股企業。

  從馬婷所持股份變動路徑與頻率來看,其代張永明、林玲夫婦代持可能性極大,至于何莉所持股份是否為代持,從股權變更路徑暫看不出端倪。

  2018年8月27日,金美林投資股東—何莉、田紅軍、北京天佑投資悉數退出,福建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字節跳動”)接手,字節跳動控股股東為今日頭條有限公司。

  目前,金美林投資的唯一股東為江蘇今日頭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金美林,也是西藏鑫溢與張永明夫婦關聯的另一載體。

  值得注意的是,李強,也是西藏鑫溢的監事,西藏鑫溢是從冠昊生物手中接盤優得清的股東。

  何莉—金美林、創富時代與張永明夫婦的關聯

  何莉同時為北京創富時代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創富時代”)法人、大股東,持股比例60%,創富時代另外的股東為:田紅軍持股38.67%,張永明、林玲夫婦通過北京天佑投資有限公司持股1.33%。

  創富時代成立于2018年3月8日,注冊資本500萬元,目前無對外投資。

  何莉的另外身份是山東金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泰生物”)經理,金泰生物最終穿透后實控人為張永明、林玲夫婦,另外的股東是中冶寶鋼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冶寶鋼”),中冶寶鋼為中國中冶(601618,股吧)子公司。

  中冶寶鋼持有7.06%,張永明、林玲夫婦是通過西藏天佑投資股份合計持股92.94%。

  據天眼查,張永明、林玲夫婦于2016年8月30日通過股權轉讓控股金泰生物,轉讓方為濟南潤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山東興泰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6月10日,張永明執行董事一職更換為張永偉(或為張永明兄弟),經理更改為何莉。

  無論何莉還是李強,都與張永明夫婦有著明確的關聯關系。

  冠昊生物—為何公告強調西藏鑫溢與公司無關聯關系?

  2019年8月22日晚間,冠昊生物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將參股公司廣州優得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得清”)20%股權轉讓給西藏鑫溢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鑫溢”),轉讓金額為 2,600 萬元,本次股權轉讓完成后公司將持有優得清 29.33%股權。本次交易不構成關聯交易,亦不構成重大資產重組,無需提交股東大會審議。

  實際上,從目前和訊網梳理的千絲萬縷的股東關系來看,西藏鑫溢不僅與冠昊生物有關系,而且是與實際控制人張永明、林玲夫婦有關系。

  那么,冠昊生物公告所稱,交易不構成關聯交易,應歸類于欺詐投資者還是信息披露違規?

  實際上,關聯交易并非不允許,而只是強調公開、公正、公平。

  那么,此前以7,600萬元入股優得清,持有49.33%股權,對應平均估值為15,406萬元,而今2,600萬元出讓20%股權,對應估值13,000萬元。

  高價入股員工創業公司,幾年后低價出讓給關聯企業,是關聯企業卻否認關聯關系,是否涉嫌掏空上市公司?

  有業內人士表示,此前市場曾期待張永明夫婦接手后,將對公司經營會有積極提升,但從目前的態勢來看,其資本運作手法似乎與前實控人如出一轍。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开心捕鱼大战话费 今日股票行情走势 浙江11选5下载 内蒙古快3基本走势图 同花顺模拟炒股下载 广东快乐10分走势视频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11选五平台哪个好 股票上的融资融券 河南快三跨度表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杀号计划网 今晚排列五开乜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 3d试机号后推荐号码 福建快3中二不同